清华新闻学院大篷车课堂完成跨西伯利亚走廊教学
发布者:梁鹏 时间:2017-08-18 浏览量:

经过十个暑期的远征,我校新闻学院李希光教授主讲的“写在丝绸之路上的大篷车课堂”近日完成了跨西伯利亚走廊和北方丝绸之路的采访写作教学,同时为“一带一路一圈”的未来规划采集了大量的一手资料。

中国的一带一路一圈的“一圈“是指中国正在探索的北海航线:启自大连、上海,经勘察加半岛,穿白令海峡,沿俄罗斯北冰洋沿岸,最后到达俄罗斯最西北的港口摩尔曼斯克港口,全长5200公里,比沿欧亚大陆南端至欧洲缩短9天航程。早在1928年,苏联曾制定北方大铁路计划,试图修建一条贯穿欧亚大陆的斜线状铁路,从最西北部摩尔曼斯克,到太平洋沿岸库页岛对岸的鞑靼海峡,长达一万公里。

 

图为师生们在勘察加半岛考察途中

“我们这是飞往另一个星球,”今年7月中旬的一个凌晨,随着李希光教授在首都机场对学生们说完这句话,2017年暑期的”写在丝绸之路上的大篷车课堂“满载着30名师生去北极圈外的勘察加半岛读书、上课、采访、写作。两个星期里,他们一路顶风冒雨爬雪山、登火山、在原始森林里漂流、睡帐篷,遭遇了棕熊、蚊群、小偷和黑帮。今年有来自新闻学院、人文学院、环境学院、经管学院、水利系、数学系、外文系等多个不同专业的本科生和研究生选修了“写在丝绸之路上的大篷车课堂”。西南政法大学和往年一样,也选派了10名优秀学生参加了今年的大篷车课堂。

图为师生们在勘察加野外围着篝火上课

这是自1991年勘察加对外国人开放后,中国大学师生远征队首次到这个与世隔绝的荒原采访调研。勘察加是一个长年锁在云雾中的冻原地带,从南到北一直延伸到北极圈,长1200公里,是地球上最后一个人迹罕至的北大荒。半岛上40万人口多数住在首府彼得巴甫洛夫斯克。那里没有通往外界的公路,只能乘坐飞机或轮船进出。勘察加东北隔着白令海峡是阿拉斯加,东南是美国阿留申群岛,西南是俄罗斯千岛群岛,西部是鄂霍次克海。早在二次世界大战前,那里是苏联、美国和日本贸易中转站。“未来这里有望成为一带一路一圈的北方线路的海上交通枢纽,穿越白令海峡向西去欧洲,跨越白令海峡向东去北美洲,”李希光说。

在过去十年间,李希光教授先后利用五个暑期带学生远征跨西伯利亚走廊的五条路线:北京-满洲里-外贝加尔湖-乌兰乌德-伊尔库斯克西伯利亚大铁路路线;北京-张家口-二连浩特-乌兰巴托-恰克图(买卖城)-乌兰乌德-伊尔库斯克北方草原路线、克拉斯诺亚思科-萨彦岭-图瓦(唐努乌梁海)-北京茶叶皮毛路线、北京-海参崴-库页岛俄罗斯远东路线、北京-黑龙江-抚远-伯力-勘察加东西伯利亚路线。大篷车课堂沿途采访了西伯利亚大铁路途径的两条大河和三个交通枢纽城市:叶尼赛河上的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贝加尔湖畔的伊尔库斯克和黑龙江与乌苏里江交汇处的伯力。李希光教授分别在萨彦岭中俄边境西端旧界点、黑龙江乌苏里江交汇处的中俄边境东端新界点给学生上了两堂研讨课。

图为师生们在勘察加雪地考察

“从历史上看,东北亚地区是在西伯利亚大铁路和中东铁路修通后,才有了额尔齐斯河上的鄂姆斯克、鄂毕河上的新西伯利亚、叶尼赛河上的克拉斯诺亚尔斯克等百万人口的大城市,哈尔滨和大连也是在这样背景下发展起来的工业化城市。如果借一带一路东风,用新的交通基础设施连通东北亚超级经济圈,东北老工业基地虽然衰败了,但是东北人将有更多的走出去发展的机会,”李希光满怀期待地说。跟法国面积一样大的勘察加只居住着100多中国人。

这里是中国人在世界上最少的地方,”在当地安排大篷车课堂食宿的朝鲜族向导老张说。老张是勘察加开放后第一个来这里经商的中国人。“过去,这里是军事基地,不让中国人来。我是1997年来这里的,整整20年了。我到这里先是倒腾服装,摆摊卖衣服,现在开饭店。”

目前,俄罗斯阿穆尔州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2.4人,隔江相望的中国黑龙江省的人口密度为每平方公里80人。2012年的一项俄罗斯调查显示,如果东西伯利亚启动重大基础设施项目,有大项目、高工资,也有购买住房的机会,俄罗斯欧洲部分的国民中,超过三分之一表示乐意搬到东部去。《2030年俄罗斯铁路战略》提出建设自贝加尔湖-阿穆尔主线至白令海峡沿岸楚克奇自治区的铁路,以及一条通往鄂霍茨克海沿岸马加丹的支线。余下的自勒拿河至白令海峡约3000公里的铁路,将跨越西伯利亚东部崎岖冰冻山脉,到乌厄连,在白令海峡伸出。

图为师生们在森林里野营

大篷车课堂采访了勘察加半岛东部的阿巴恰海湾,登山寻访俄国探险家白令的纪念碑。1724年沙皇彼得大帝委派海军军官白令率领远征队去勘察加,白令发现了白令海峡。李希光教授带着学生在白令纪念碑前上了堂研讨课。“德国席勒研究所2016年发表的研究报告指出,如果在白令海峡海底建设一条长达85公里的隧道,阿拉斯加和西伯利亚之间的缺口就可以合上,欧亚大陆与美洲大路上的运输系统就可以对接起来,”李希光说,“但是,欧亚大陆和北美大陆大约分别需要在两大洲北部新建3000公里的铁路线。“ 王梦奎院士曾预测,在高铁技术的帮助下,一名乘客只需两天就可乘火车完成中国与北美洲之间的旅程:北京-沈阳-哈尔滨-伯力-雅库斯克-乌厄连-跨越白令海峡-阿拉斯加。

“在这个地区实施一带一路一圈倡议是东北亚迈向持久和平的重要一步,“李希光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振兴和东北亚的和平在于把一带一路计划延伸到整个东北亚地区,这是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必须走出的一步。“

过去几百年来,浑春是中国人走向亚欧大陆的十字路口。今天,大多数去勘察加的中国人都是陆路从绥芬河经俄罗斯乌苏里斯科(双城子)去海参崴,然后从那里换成飞机,飞往俄罗斯各地。2003年,韩国总统卢武铉在清华大学演讲时说,他希望早日看到北京-平壤-汉城(首尔)的火车开通。2014年7月,俄罗斯建设的朝鲜罗津-罗先经济特区港口设施正式落成。罗津位于图们江汇入日本海的入海口,也是最近竣工的俄朝铁路的终点站。中国也在罗津建设港口,完成了中、俄、朝三国交界处附近区域通往该港口的道路建设。俄罗斯正在规划萨哈林(库页岛)与俄罗斯大陆的铁路连接线。一旦库页岛通过鞑靼海峡与欧亚大陆连接,库页岛南端再修一条至日本北海道的隧道,将日本与欧亚大陆及其铁路网宗谷海峡隧道连接在一起。

 

Copyright ? 2002-2020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版权所有